• <big id="sdufc"></big>
    <dfn id="sdufc"></dfn>
    <object id="sdufc"></object>

    <object id="sdufc"><nobr id="sdufc"></nobr></object>

    <object id="sdufc"></object>
    <big id="sdufc"></big> <object id="sdufc"></object>
  • <code id="sdufc"><em id="sdufc"></em></code>
    <center id="sdufc"></center>
    <big id="sdufc"><em id="sdufc"></em></big>
      <object id="sdufc"></object>

      <th id="sdufc"></th>
    1. <object id="sdufc"><nobr id="sdufc"></nobr></object>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港聞 > 正文

      ?暴徒冇咗靈魂下下想攞警察條命

      2019-12-26 04:23:29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警長遭割頸險死 妻痛心“香港點解變成咁?”

        圖:被暴徒割頸的警長Alex,經過多次手術后,右邊傷痕目前用紗布包紮,據知他的聲帶已沒可能百分百復原

        “班暴徒好兇殘,佢哋每次行動好似要攞你命一樣。我覺得佢哋失去常性,被人利用,好似冇咗靈魂一樣。”警長Alex(化名)說。今年10月13日Alex奉召到觀塘港鐵站執勤,遭冷血暴徒用鎅刀割頸,他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轉,檢回性命,卻永久失去了原有的聲線。暴亂半年以來,前線警察連踩30多小時“不眠不休”已變成日常,箇中辛酸苦澀只有自己知,“大家香港人,唔明點解有啲人變得咁極端,下下要置警員於死地?”Alex接受《大公報》專訪時痛心地說。

       [大公報記者] \方學明(文、圖)

        持續半年多的暴亂,已有超過500名警員受傷,Alex是重傷者之一。他的右頸靜脈與迷走神經被割斷,“好彩冇割中頸動脈,如果割中,我應該已經唔喺度。”他用嘶啞而微弱的聲音,慢慢的逐個字說,剛吐出幾個字,馬上咳嗽。

        經過兩個多月治療,Alex性命保住,行動亦回復自如,做了多次手術,頸上留下一道四厘米長的“暴亂傷痕”,靜脈與迷走神經雖然成功駁回,但因曾經斷裂,即使復原,也不可能回復昔日的聲線,“醫生話好睇條神經線點生長,但肯定唔會百分百好返。我唯一希望係能夠正常說話,唔使咁辛苦。”太太阿May坐在旁邊,聽到丈夫的說話,一臉擔憂。

        入職警隊超過20年,Alex說從沒有想過香港竟然會發生暴亂,“由初級警員做起,我接受過兩次機動部隊防暴訓練,每次訓練(我)都諗,香港唔會發生暴亂,但原來真係會發生,而且班暴徒好兇殘,佢哋每次行動好似要攞你命一樣。”

        暴徒似喪尸 狂掟硬物雨傘

        過去半年,Alex被編派到不同的“火線”執勤,每一次與暴徒近距離接觸,他都感到生命受嚴重威脅。“佢哋(暴徒)同我以前認識嘅香港人好唔同,以前大家有商有量,好有禮貌,唔會郁手郁腳;但而家呢班人,一見面就起哄、掟硬物,不斷攻擊。”

        “我覺得佢哋(暴徒)好陌生,點解啲人嘅思想,會忽然有180度嘅改變?”Alex質問,若不是暴徒“先動手”,警員是不會採取任何行動,然而,一班被煽動了的暴徒在現場挑起事端。

        警員在前線止暴制亂,可謂幕幕驚心!Alex最印象深刻的一次執勤“驚”歷,竟然不是被割頸,而是在九龍灣港鐵站應付有如“尸殺列車”的恐怖場面,“暴徒像喪尸般,兇殘地襲擊警員”。那時是八月,當天他駐守在已關閉的九龍灣港鐵站內,車站大閘已關,但大約30名暴徒在閘外不停叫囂、挑釁,不停用雨傘及硬物擲向警員,擾攘足足四個多小時,“我同佢哋無仇無怨,我唔明佢哋點解要襲擊我。我只係覺得佢哋失去常性,畀人利用,同好似冇咗靈魂一樣。”

        阿May邊聽邊點頭,她說,有一次目睹一名大約10歲的小孩,看到警員“被咬斷手指”視頻時,竟然歡呼喝彩,大叫“死黑警”,那一刻,她又驚慌又無力,慨嘆“點解香港變成咁?”她希望政府正視及糾正問題,“否則警員每次執勤只會更加危險”。

        逾30小時不眠不休執勤

        警員需長時間執勤,變成警隊在這半年來的日常。Alex也不例外,他曾經30多個小時“不眠不休”執勤,回家休息五個多小時后又再上班,“我哋正常執勤係10至12個鐘,但近半年,經常30幾個鐘不停工作,真係好辛苦,基本上企喺度都瞓得著,但唔瞓得,只有用意志迫自己撐住。”Alex多數被編派到黃大仙警署一帶戒備,隨時奉命出動處理附近各區的衝突。

        “佢(Alex)都係人,我梗係怕佢撐唔住。”阿May說,“所以每次佢當完更返屋企休息,我都盡量帶兩個小朋友出街,以免嘈吵聲影響睡眠質素。”

        2020年將至,Alex希望香港盡快回復和平。曾經險死於暴徒之手的他說,對暴徒沒有“恨”,因為身為警隊一員,他沒半刻想過退縮,“維護法紀、除暴安良,係我工作,任何地方都無可能冇警隊!香港係我家,我一定好好守護,諗唔到有咩理由要走。”Alex堅定地說,面對任何違法行為,必定竭力將犯人繩之於法,“我唔會退,亦唔會縮,維持治安係我嘅責任。我希望社會反思,係唔係繼續容許仇警思想蔓延?任由不實資訊傳播?大家應該反思,點解有人針對警隊,佢哋居心何在?”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江苏快3三同号通选怎么玩 谢娜张杰结婚地点 开运桃花陀罗尼 qq换音精灵 异界之风流无赖 江苏快3走势图 快三012路预测号码 快3和值投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