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sdufc"></big>
    <dfn id="sdufc"></dfn>
    <object id="sdufc"></object>

    <object id="sdufc"><nobr id="sdufc"></nobr></object>

    <object id="sdufc"></object>
    <big id="sdufc"></big> <object id="sdufc"></object>
  • <code id="sdufc"><em id="sdufc"></em></code>
    <center id="sdufc"></center>
    <big id="sdufc"><em id="sdufc"></em></big>
      <object id="sdufc"></object>

      <th id="sdufc"></th>
    1. <object id="sdufc"><nobr id="sdufc"></nobr></object>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港聞 > 正文

      踢爆“傳道人”眾籌助暴黑幕 收捐款掠水稱可退稅

      2019-12-11 04:23:23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暴亂持續至今,宗教力量的介入是其原因之一,自封傳道人陳凱興成立的異端教會“好鄰舍北區教會”,在暴亂中異?;钴S,組長者筑人肉鏈阻警執法、又組所謂的守護隊進入理工大學援助暴徒、假借宗教豁免誤導公眾違蒙面法,巧立多個名目眾籌捐款助暴,抽水“彈起”,捐款暴增一倍半。大公報記者佯稱捐錢助黑衣人,踢爆個中黑幕。退休裁判官黃汝榮指如有組織透過眾籌購買物資給暴徒,而暴徒是進行違法行為,該組織有機會成為共犯,涉嫌協助或教唆暴動罪或串謀暴亂罪;而捐款人知款項是資助暴徒進行違法行為,亦有機會涉干犯煽惑罪。/大公報記者 施文達(文) 李斯達(資料)

      位于上水石湖墟唐樓的“好鄰舍北區教會”,數百尺的單位不似教會,似“暴徒倉庫”,暴亂常用的生理鹽水、退熱貼、面罩過濾器(豬嘴)等堆積一處,另有多袋物資用大膠袋及封好紙箱擺放四周,對正門口是兩部大電腦,有一名職員正輸入資料,擺放電腦的工作枱,放了兩疊八達通卡。記者佯稱:“我想捐錢支持‘抗爭者’”,一名職員收了三百元款項,用公文袋袋好,表示捐款可用作退稅,然后拿出一張白紙給記者寫下個人資料,并指示按公文袋標貼“醫肚”:“你注明系醫肚計劃”,記者對該名目帶點愕然,職員說“得?喇,之后會計同事會電郵張捐款收據畀你退稅。”

      推手教路攞退稅錢幫“手足”

      惟過了一段時間不見“好鄰舍”寄出收據,記者再次上門,有戴口罩的年輕女職員對著電腦輸入資料,其中一人解釋因人手緊絀需時:“我哋太多收據要寫,十月有四百幾個收據要寫,真系要耐少少。”另一名沒有戴口罩的年輕女士表示會趕于交稅前寄出收據。理大被圍封期間,好鄰舍組長者守護隊進入理大煮飯等援助暴徒,記者續問捐款會否給予理工大學的逃犯,職員含糊回答:“我哋唔會過問小朋友喺邊到被捕。”

      早在2014年成立的“好鄰舍北區教會”以慈善團體在稅局登記,獲豁免繳稅。好鄰舍亦在其網上專頁列明,所有捐款超過一百元,可申請退稅,連登討論區一名好鄰舍推手“崔桓”在網上大肆宣傳“捐教會有得退稅!攞政府錢嚟幫手足”。

      “好鄰舍北區教會”創辦人年38歲的陳凱興育有兩名女兒,自嘲畢業“暴大”(中文大學),是信義會北區青少年外展社工,2014年違法“占中”前夕,陳與幾名教徒社工創立好鄰舍。原本好鄰舍與其他地區組織一樣做基層服務,名不經傳,惟陳凱興在今次暴亂瞓身,以“Be water”(上善若水)參暴博得“Draw water”(抽水),月初接受《蘋果日報》訪問自爆截至11月底獲捐款80萬,是去年全年捐款的一倍半,好鄰舍的董事及財務報表的委員賴淑儀申報的大圍住址與陳凱興相同。

      退休法官:有可能被控告

      退休裁判官黃汝榮指出,若組織提供物資(包括飯券及八達通)予違法的人,有可能觸犯串謀暴亂罪或協助,教唆暴亂罪或串謀管有物品以作非法用途等等?!洞蠊珗蟆分码婈悇P興查問他組隊入理大有成員被捕,又籌款提供八達通及飯券援助參與暴亂人士,法律上有可能被控告,陳凱興回覆:“呢個問題好難答,唔好意思唔方便講電話,明日再打來”,匆匆截線。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江苏快3三同号通选怎么玩 谢娜张杰结婚地点 开运桃花陀罗尼 qq换音精灵 异界之风流无赖 江苏快3走势图 快三012路预测号码 快3和值投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