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sdufc"></big>
    <dfn id="sdufc"></dfn>
    <object id="sdufc"></object>

    <object id="sdufc"><nobr id="sdufc"></nobr></object>

    <object id="sdufc"></object>
    <big id="sdufc"></big> <object id="sdufc"></object>
  • <code id="sdufc"><em id="sdufc"></em></code>
    <center id="sdufc"></center>
    <big id="sdufc"><em id="sdufc"></em></big>
      <object id="sdufc"></object>

      <th id="sdufc"></th>
    1. <object id="sdufc"><nobr id="sdufc"></nobr></object>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中國 > 正文

      ?大公訪談\梁永本:為灣區司法合作貢獻力量

      2019-12-26 04:24:44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梁永本接受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專訪\受訪者供圖

        如果沒有澳門回歸,梁永本也許還是一名警察。因為在澳葡政府時期,一切司法相關事宜只能用葡萄牙文。不過,澳門回歸祖國讓他的人生有了另外一種可能:成為一名律師。“如今,在澳門的司法界中文可以暢通無阻,我認為這是澳門回歸以來最大的變化。”粵港澳的區域合作涉及在不同法系、不同司法和法律制度下開展,加強司法領域合作十分重要,作為一名法律人士他希望能為此盡一分力。\大公報記者 程相逢、馬琳(文) 吳偉楠、孫銘澤(圖)

        1999年12月20日,還在澳門大學攻讀法律課程的梁永本和家人在電視機前觀看了澳門回歸祖國的重要時刻。“雖然隔著屏幕,我們全家人都很激動和興奮,從1987年《中葡聯合聲明》簽署,澳門人就在等待回歸這一天。我女兒雖然當時還很小,但是也堅持看完了回歸交接儀式才去睡覺的。”梁永本回憶說。

        第二天,他還帶著妻子和女兒在舉辦回歸交接儀式的現場合影留念。“我們都期盼著回歸后,澳門在祖國的關懷和支持下,經濟和治安能夠有所改善。”

        在回歸前幾年,澳門經濟持續負增長,失業率攀升,這也帶來了治安的動蕩。“在我當警察的時候,澳門街頭暴力傷人事件幾乎每天都有發生,普通人出門都要提心吊膽。這些情況在澳門回歸之后顯著得到改善,如今澳門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

        中文成官方語言 改變人生

        回歸祖國令梁永本感觸最為深刻的是中文成為了官方語言,這讓他有了成為律師的可能。

        澳門回歸以前,澳門的司法系統都只能用葡萄牙文,華人參與法律相關工作的空間很小。不過,在澳門回歸前夕,這個狀況發生了改變。1996年,澳門大學法學院開設了第一屆中文法律本科課程,梁永本有幸成為其中一員,為最終走上律師的道路打下堅實基礎。

        “如果沒有回歸,中文不會成為澳門的官方語言,司法系統也不可能使用中文。如今,法律條文有了中文版本,我們可以用中文寫訴狀,用中文上庭,語言不再是華人參與司法事業的障礙,能用自己的母語跟政府打交道是件幸福的事。”梁永本說。

        像梁永本一樣因回歸而有幸投身澳門司法事業的人還有很多?;貧w祖國后,澳門的法律主體發生了巨大改變,如今在法院、檢察院的工作人員絕大部分是華人。澳門執業律師中,華人超過50%。

        執業律師 華人佔比逾半

        今年12月20日,澳門的大街小巷,到處洋溢著慶?;貧w紀念日的喜悅,翻新的市場、林立的商舖裝載著人們的歡笑與幸福。已經執業近17年的梁永本和家人一同迎接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的特別時刻。

        展望未來,他說,《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已經出臺,國家給予澳門“一中心一平臺一基地”的定位,希望澳門能夠展己所長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而粵港澳的區域合作涉及在不同法系、不同司法和法律制度下開展,加強司法領域合作十分重要,作為一名法律人他希望能為此盡一分力。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江苏快3三同号通选怎么玩 谢娜张杰结婚地点 开运桃花陀罗尼 qq换音精灵 异界之风流无赖 江苏快3走势图 快三012路预测号码 快3和值投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